都市激情

我真是闲的没事了,才在这里打这个故事。权且当做一个记号记一下吧。也顺便分享一下,做一下交流。

十五年过去了,还记得那一天的日子是2004年正月初九,以至于这个日子到现在是如此的清晰。

我很小就工作了,高中第一年吧。当年才十六七岁,曾经被年龄大一些的人嘲笑太小,甚至开玩笑的时候说过毛还没有长,我当然知道有没有长,也当然知道那个时候那里有多茂盛。

上了两年班以后,开始有一些单位上的朋友,也学会了喝酒,但是,还不清楚自己有多少酒量。

很清楚的记得那一天的中午,是因为单位同事年前摔断了腿,在家中养伤,我们一行五人去看望他。犹记得是一个郊区的农村宅院,一进门,同事打着石膏的腿伸直的放在一条椅子上,坐在堂屋。放下礼物后,同事早已经准备好酒菜,一起开喝。一是来看望他,另外是兄弟6个好久没坐一块了。简单截说,这场酒从中午12点一直喝到下午四五点,这么说吧,到现在我们几个都没弄清到底喝了多少酒。因为一开始朋友拿出两瓶,喝完后朋友就从家中搜到什么酒就拿什么酒。每瓶都不一样。至于拿了几次,大家都没记住。我记得走之前,我回头数了数桌下的酒瓶子,一共是7个。就这样,6个人喝了7瓶白酒,(后来有的说6瓶,有的说8瓶)反正我当时眼已经快睁不开了。

出了门,打车回去,我记得很清楚,那天路边有点残雪,几个醉鬼招手打车,路过几个没人停,最后打到一个摩托三轮(摩的)。我记得那次是我喝过最多的一次,从那之后,再也没有喝过这么多。而且也是唯一一次断片的喝酒。因为从我上车,跟送我们出来的朋友家人招手以后,看了看路边的雪,就再也不知道咋回事了。一直到有印象,就是到了另外一个朋友的楼下。(中间大约六七公里,完全没印象,包括如何下的车,也没印象。)因为每个人都喝了一斤多,我们到楼下以后就打算扶这个朋友(暂且称之为老王)上楼安顿好再各回各家。

谁知,到了楼上,刚坐在沙发上,我就吐在客厅里了,哇哇吐。几个同事赶紧上下打扫,安排我躺在沙发上,给我倒水,我喝了口水,几分钟等他们打扫结束,又哇哇吐。再后来就躺沙发上啥也不知道睡着了。

大约应该在九、十点钟左右,我被两个人的吵架声吵醒。大意是喝这么多酒,弄的家里乱七八糟,然后听到嫂子把王哥喊到卧室去睡觉。我有点头痛和口干舌燥,慢慢睁开眼,稍微明白一点这是在哪里。一会,嫂子从卧室出来,看我睁开眼,过来温柔的问我喝了多少酒?我难受的说不知道喝了多少。然后,嫂子把我扶起来,慢慢扶到另外一间卧室,这个卧室,应该是个书房,有电脑桌,一个衣橱和一张单人床。

我躺倒床上,稍微好受点,嫂子又问,渴了吗?喝水吗?我点点头,然后嫂子用杯子盛了杯可乐,当时感觉嫂子好贤惠,不是白水,而是可乐。喝了两口,嫂子一会又递过来一个梨子,吃了一半,吃不下了,然后躺了几分钟,又一下子把吃的喝的都吐了出来,嫂子拿了一个盆子,放在床边,一边收拾,一边又拿了杯白水。漱了漱口,又昏昏睡了过去…

过了不多久,嫂子收拾完,拿来一个凳子,坐在床边,用手给我按摩胃部,按的时候一边说,喝多少啊?喝这么多。我昏昏沉沉,能感觉到,然后手从胃部一直往下推,一直推到腰带的位置,这对于一个喝多了刚吐的人来说,很舒服。我发现嫂子的手推着推着就站起来了,因为我能感觉到她的头发有时候能碰到我的脸上,然后手的力度也在加大,而且一直把腰带往下推,感觉推到小腹的位置,手会用力往下按一下。如果没有腰带,估计就顺着推到阴毛那里了。

就这样不知不觉大约过了十多分钟,我感觉嫂子推的手一下子越过腰带,经过阴毛,往那里按去,然后从胃部一直推到阴部。我慢慢有了感觉,看来嫂子这是有想法。

但是当时很虚弱,很难受,一直浑浑噩噩,竟有点想睡着的样子。嫂子又按摩了一段时间,看我想睡着,我就感觉她拿我的右手放在了她的乳房上,这对一个处男来说,脑袋轰的一下子。只是感觉那个手握的好舒服,好圆。虽然隔着衣服,但是能感觉到好圆,感觉到里面的乳罩的圆圆的样子。

我只是握着,没敢动,一来当时处于半昏迷状态,二来吓傻了,没见过这样,不知道下一步干啥。嫂子往下按摩的手力度越来越大。我的右手食指慢慢动了动,然后整个手掌慢慢转动,慢慢感觉这个圆度和涨的柔软度。当时不敢抓揉。

慢慢嫂子看我没动作,右手一边按摩,左手按着我的右手用力按了一下自己乳房,这时候,我懂了,也爆发了,右手大力抓揉起来,这个时候我知道她要干什么了,也知道我接下来要干什么了。我右手抓揉一阵子,感觉她那里好涨,好大,好软。当时不知道罩杯,反正是一只手抓不过来。她看我接下来还没动作,也可能自己动情了,这个时候趴在我耳朵边,低声呻吟,然后只在耳朵边反复轻声说:痒痒,痒痒。一个处男从来没有受过这种刺激,那吐气如兰的口气,那好似一直压抑着的“痒痒”,那女性的头发丝在耳边摩擦,那感觉,终生难忘。我腾出左手去抱她,抱她的腰。右手从上面滕到下面,隔着裤子,摸向阴部。摸了两把,嫂子自己抽出身来,现在床边,接下来的一幕,震撼程度到现在我依然记得,因为这个书房没有开灯,但是有开门,从不明不暗的光线下,看到嫂子冲着我,把裤子褪下来。漏出阴毛,我左手在搂过来,右手摸过去,当时的感觉是,好滑啊,好滑。然后手指伸进去,依然是好滑,热乎乎,感觉里面不是水,是油。我的右手指进进出出,嫂子直接趴过来,亲上了我的嘴,现在想想,我刚刚吐过,她都不嫌弃。嘴里只感觉一个舌头好硬的伸过来,在我的嘴里索取,好强势。我适应不了这种粗暴的接吻方式。我的手越动越快,越深越往里,嫂子腾出手来,去解我腰带,我臀部往上欠了欠,顺利把裤子褪到大腿部,那话当然蹦出来,嫂子二话没说,把我往床边拉了拉,反过身来就坐上来。我第一感觉是,好紧,而且每一次压下来,都有点疼,不知道这种粗暴的下压,为什么第一次会疼?有可能是包皮第一次全部往下翻,反正是疼痛大过舒服,就这样,不知嫂子动了多少下,我往上一挺,射了。这时嫂子感觉软了,自己下来。拿过卫生纸过来处理精液。发现擦过的龟头上面竟然有血,我也感觉隐隐作痛,都说处女第一次会出血,我这处男第一次竟然也被干出血,不知道你们第一次是什么情况?有没有流血?留言一会留言互动一下。就这样,嫂子过去又看了看老王,估计喝了一斤多,也睡死了。给我拿过来更多的卫生纸就跟卫生巾一样,垫在内裤和龟头之间。

这里说一下,我的工作,当时是倒班,有白班有夜班,这天晚上12点上夜班,喝酒的这几个同事一块上班。大约11点半左右,手机响了,另一个同事问我还在老王家吗?我说还在,他说一会打车过来捎我们一起去上班。这是嫂子过来轻声问,今天不去了,可以吗?我摇摇头,不去没理由,再说,都知道我在她家,包括同事和她老公,晚上不回去,一男一女独处一室,防止别人怀疑,也不能住在这里。

一会,另一个同事打来电话说在楼下,我浑浑噩噩的就像做了一场梦一样,头重脚轻的起床和老王一块下楼,唯有下身的疼痛和卫生纸的摩擦感告诉我这不是一个梦。


首页

视频

下载

图片

写真

小说

声音